杂感

2011年02月20日 留下评论

许久不打字,不觉指甲长

从2010年中开始,我无比关心道德问题,并开始在我看来孜孜不倦的探索,至今没有结果的探索。因为我不能确定什么是善的什么是恶的,以及它们的形式极其多样导致扰乱了我的视线。退一万步说,我不应该在这个时节,毕业季,我们准备推销自己的时候不合时宜地思考这样的问题。因为我找不到一个认证单位证明我是一个进行过道德探索的人,这无法写在我的简历上;我也不能在面试的时候说我是一个关注善恶的人,连我都怀疑这是不是成心浪费别人的时间;还有,我无法宣布我和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的人有什么区别,我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一个崇高的人;最重要的是,究心于善恶并不能给我将来的工作带来什么好处,它使人意志松动,破坏执行力!真是够糟糕的。

所以我是一个狂妄的人,但并不是一个自信的人,我是一个敢于大声宣布好吧给我一个月我能给你造出火箭但是并不敢在承诺一晚上做出一个小板凳上毫不迟疑的人。因为我觉得自己和外在的世界不太同步,我像是一场交响乐会里蹩脚而不和谐的音符,我像是一台精密的机器里老是跟不上运转节奏的齿轮,即便我对我自己做的事情毫不怀疑,但是我没有信心让别人也承认和接受,没法在一个大体系里证明其自有的价值,虽然这点不是最重要的,但是它令人沮丧。这情形恰似我以前军训时在队列里的窘况(上天为证军训真是我最反感的事情之一):在新雨初霁,泥沙平整的操场上,我努力而笨拙的想跟上队列的步伐,我不想出众,踢得又平又稳好像弹簧人连教官都赞叹,但是我更不想显得怪异。然而现实是我要么就出同手同脚,要么就是和他们出相反的动作,看起来就像稻田里的一只海豹一样不和谐,我听见旁人的窃笑和教官目光的责备,我下决心像是扭转瓶盖一样扭转自己的身体,这适得其反,我歪歪扭扭不自然的动作像是要跌出队伍,我迷失在我跟不上的律动里。我很羞愧,我面红耳赤。

严重的是现在我还没有摆脱这样的思考,虽然现在境况有所好转。在整个弥漫着爆竹气息的正月里,我没有太多时间来考虑这个问题,我天天经历酒肉盘肠大战,从起初的我长大成人应该多在桌上敬酒到我开始不反感这样的醉意,但是在醉醺醺里我也能敏锐的察觉出来,我的思想有所改变。我不再和以前一样嫉恶如仇,这当然是因为我发现善恶之难以区分,也因为我开始想成为一个有用的人。出卖和背弃不是因为 你是否有东西可以出卖和背弃,而是取决于你是否有欲望,不管是好的或是坏的,只要你有欲望,你就要面临选择,就要被摆上天平,如果你不想上天平,不想接受质询的目光,那么就请曳尾涂中。我像是一个沾染上道德洁癖但是又稍稍好转的人,因为我如果想要一朵鲜花,我不知道我要用什么理由来拒绝可以长出鲜花的污泥,虽然你一闭上眼睛就能想到这些污泥有多么肮脏和不堪,它敲打着你。但是你如果愿意转换角度,那么这一切责难都会消失。

每到毕业前夕,我都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它像河水的汛期,霎那间没遍全身。我不愿意看见我今后的生涯像一条可预见的道路一样徐徐开展,但是我又喜欢静止的生活,因为静止中的一切都是我所熟悉的。

Advertisements
分类:

解禁了

2011年02月6日 2 条评论

居然!是春节特惠活动么?

分类:未分类

回到闵行

2010年11月28日 留下评论

暂时回复自由自在的生活

分类:未分类

如果

2010年10月30日 留下评论

   如果你在校内网上看到了这篇文章,那么说明,校内网的日志抓取也是有敏感词过滤的。因为在这篇之前,我的blog上早就有另一篇了。

   我仔细审视了一下,没有被抓取的日志内容很正常,大概就是国-家,政-府,民-主这三个词靠得太近了一点。我本该知道,它们应该要是离得很远的。现在我懂了。

分类:未分类

10.24

2010年10月24日 留下评论

    首先要感谢国家,我用谷歌文档作为第一文字工具已经半年了,建立了140多个文档,每次只要联网我一定会打开它,它那雪白嫩滑的操作界面和飞快的保存速度,强大的协同功能…(此处省略5000字)让我第一次把日记本丢到床底下而投入它的怀抱.但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blogbus删除我的普通日志就是说的这个理由,我果断弃用了这个SB),点击谷歌文档的结果一般是页面被重置,一般我是用众所周知的方法打开,但是我最近发现只要把重置的页面刷新20-30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页面还是能够被打开.感谢国家,让我在劳累的一天之后做此小游戏,锻炼手指,放松心情,我是说真的,在连续几十遍重置页面之后,忽然出现亮堂堂的网页,真的可以给灰暗的一天薄施亮色.另一个方面就是国家教育了我幸福生活来之不易,需要用自己的双手创造,这点点滴滴我都铭记于心.但是最近我开始修改host用ipv6访问了,因为刷新已经从20-30次上升到70-80次了,群众表示情绪不稳定.

   招聘进一步深入进行中.但是福建省的学校都还没有见响动,我欲做炮灰而不可得.周鑫签约了四川最好的中学成都七中是一大胜利,但是它对身高外形的苛刻要求以及神秘的品评标准也让四川的才子才女们大大郁闷了一番.

  最近意志减弱,最明显的标志就是每次一从梦中醒来,梦即如青烟散去,抓不住一丝一毫,猫抓老鼠的游戏还得继续下去.

  下周二第一次讲课,周末一直在筹划,希望学生可以真正了解一些东西,而不是只为了形式看上去多美,或者手段多么新颖.自己获得的评价和这么多学生的成长来说,实在微不足道.

  

分类:未分类

10.18

2010年10月19日 留下评论

   人生之可怕莫过于一日之后静坐细想完全不知自己之存在.忙碌一天,所得几何,所失几何?一段时间或有所成或有所得便可聊以自慰,但是静心一想所成所得也不过是外部之评价,自身被推离的更远,愈来愈远.

   自救进行的还不错,今天三个同学讲课,我的实习手册已经记完了,拿出市一给我们的听课手册接着写.我觉得市一的听课手册设计的比我们合理,采取的是一页之 上主栏记录侧栏心得的模式,而不是像我们的听课记录把记录和心得上下分隔,一一对应起来不明确,也浪费空间.记完两课,水笔的墨已经用完,我望着空荡荡的 笔芯,想起上次完整的用完一支笔好像还是数月之前.此情此境,更多的是我对大学最后时光的留恋,我对于自己的生命历程,总是以放荡不羁,任意自由开始,又 以小心翼翼,恋恋不舍做终结.一月之前我对袁博说我的读书生涯即将结束,不管我走出校门奔忙世事无暇自顾也好,幸得优游常得开卷也罢,读书生涯的终结终是 事实,无法变更.并非被裹挟进社会洪流就忘了最初理想,社会洪流尚未接触,再臆想也是痴顽可笑.只是人生又走向一个新的进程,不应在踌躇不前罢了.我对自 己度过的人生并不后悔,如若重来,大约还是一样.我只是觉得人生太短,不觉一夕又天明而已
  

分类:实习日志 标签:

自救第一日

2010年10月18日 2 条评论

   自救第一日,事态发展良好,群众表示情绪稳定。

   先到了403教室去,里面的投影仪坏了,打电话请物业来修,我正好备了一课还没有做好PPT的《基督教文化》,于是先试讲。之后是肖刚讲《三国鼎立和北魏 孝文帝改革》,这么复杂的内容给初一的学生讲实在有点难为他。之后是乱弹时间,我抄起带来的课本随便讲,讲了半截《卓尔不群的雅典》,这是我们省新出的教 材,完全就是一本考纲,以时髦的所谓专题史形式将历史整得鸡零狗碎,一本书里都四分五裂。还是少说两句,我一回福建,这就是我的衣食父母,还得细心钻研, 怠慢不得。
   讲完了,我们注意到一个声音的问题,发现自己的声音都很难听,至少不吸引人。我们开始讨论诸如郭德纲这样的家伙是如何把声音练的这么有磁性的。我声音之 嘈,历史长久,以前在家,侍立母侧,老妈看到电视上某主持人或某演员充满魅力的独白,即会怅然许久,然后嫌恶地盯着我:“你听听人家的声音,那么有磁性, 再听听你的……“我则诺诺而退。我们一致认定声音可以练的好听,练的浑厚,咱们学校作为如此知名的师范院校,应该在这方面有特殊培训,使我们高人一筹,可 惜没有。要是其他师范院校有加练,估计一上去PK就要被人一口丹田之气”大音希声“吓得半死。所以得自己想办法琢磨着这么把声音练练好。在这方面,说学逗 唱的相声演员,做狮子吼的大和尚,都是我们学习的对象。

分类:未分类